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四章 旋涡 09-10

两界LG 第四章 旋涡 09-10

    09

    呲啦——!

    一记逆耳的刹车声将门卫老张瞬间从瞌睡中惊醒过来,车头灯的光亮照得他睁不开眼,迷迷糊糊中听见门卫室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这泰半夜的催命啊!”老张嘴里一边嘟囔着并带着一脸怨气打开了房门。

    “哟,大爷您好,实在不好意思打搅到您休息,请问这里是红叶山庄疗养院吗?”陈浩虽然心急如焚但说话态度却是难得的客气。

    “嗯,是啊,你找谁?”老张板着脸反问道。

    “哦,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我有个朋友倒在你们这儿了,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老张似乎想起确实有这么一件事情于是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和善了许多,立马说道:“哦,对对对,是我打的电话,你是那小伙子的朋友吧?”

    “是是是,那请问我朋友现在人在哪儿呢?”陈浩看这老头磨磨唧唧的心里急得想骂人,但碍于自己有求于人硬是把堵在喉咙口的脏话给咽了回去。

    “嗐,这不他前面在我这儿晕过去了,我找人帮忙给抬去医务室了呗。”

    “医务室?那能不能麻烦您带我去看看他。”

    “行,等着我这就带你去。”说完老张拿起门后的军大衣往身上一披,然后按下桌上的一个按钮等大门缓缓打开后便领着陈浩向着疗养院里面走去。

    这间疗养院的规模倒还挺大的,从大门位置走到里面的内部建筑还得穿过一个小花园,陈浩心想能来这里疗养的八成都是些达官贵人,虽然周围乌漆墨黑的,但陈浩仅凭带路老大爷手上电筒照出的些许光亮就能看出这里的内部环境就跟古代的御花园差不多。

    门卫老张走在陈浩前头语重心长的感慨道:“我猜那孩子应该是来上山野营的吧,这片红叶山说大不大但树林子又多又密,一不小心很容易迷失方向,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喜欢瞎折腾。”

    陈浩猛点头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回应道:“是是是,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教导教导他。”

    “幸好他遇到我,我们疗养院每天晚上都有值班医生,不然保不准他会冻死在山上。”

    “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啊。”

    “嗐,小事情,我老张在这儿干了那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那孩子看着也不像坏人我能帮就帮呗。”

    老张刚说完就在一栋小洋房前停下了脚步,向着陈浩说道:“到了,就这儿,这是我们疗养院的医务室,我带你进去吧。”

    陈浩乖乖跟在老张后头走进了医务室,一个年轻男医生见到老张客气地招呼到:“哟,是老张啊你身后这位是?”

    “哦,他是刚才你们抬进来那小伙子的朋友,晚点等他醒了就接他回去。”

    陈浩着急着想见严洛一,等不及听老张多说便就直接询问道:“那个医生你好,请问我朋友现在怎么样,能带我先去看看他吗?”

    “行,他在病房躺着呢我带你去。”

    “那你自己候着吧,我就先回了。”老张打完招呼后转身离开了医务室,随后值班男医生便带着陈浩走到了病房门前。

    陈浩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严洛一一时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虽然现在人是找到了但陈浩内心的愧疚感却丝毫没有消除,如果不是当初因为他的一时兴起严洛一根本就不会躺在这里。

    男医生见陈浩脸上的神情满是担忧,于是马上解释道:“你朋友是由于低血糖引起的短暂昏迷,我已经给他吊了葡萄糖,放心,等他睡醒后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听了医生这番话陈浩心里宽慰不少,至少没缺胳膊少腿也算万幸吧。

    “估计你朋友在山上迷路了,手脚上弄了些皮外伤,我药已经上过了但是你记得回去提醒他按时上药,不然以后可能会留疤。”

    “嗯,我知道了,谢谢医生,那我现在能进去陪他吗?”陈浩小声问道。

    “可以,里面有沙发你可以躺会儿,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出来叫我一声就行。”

    “好的,谢谢你医生,真是太感谢了。”陈浩这话真是打从心里的感激,如果不是医生的救死扶伤和门卫室老大爷的古道热肠恐怕他后半辈子都要在忏悔中渡过。

    待医生离开后他缓缓走到了床边,默默注视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严洛一,当看见严洛一被纱布包扎着的手时竟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轻轻将它握在自己的手心,严洛一的手有些冰冷,冷得让他心疼不已。他用另外一只手抚了抚严洛一的脸颊,但摸上去也是一样的冷,于是他马上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盖在了严洛一的身上,像守护着一件心爱的宝贝一样静静地守在他床边,直到苏醒的那一刻他都不会再离开严洛一半步。

    不过陈浩就是再能扛毕竟也两天没合过眼,许是因为找到严洛一后神经不再那么紧绷,他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后眼皮就不听使唤地往下沉,然后不知不觉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外的天色逐渐明亮起来,严洛一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睁开眼睛后出于警觉他第一时间起身向四周张望,当他瞥见横躺在一旁沙发上四仰八叉的陈浩时才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这回自己总算是安全着陆了。

    于是他安心地坐回床边开始回忆起来,记得当他趁机逃离那个黑衣男的掌控之后就自己像个孤魂野鬼似得在树林里到处乱跑,也不知跑了多久就在他快体力不支时看见了远处的些许灯光。有光就有希望,于是他拼命向前跑拼命跑,最后跑到一个亮着灯的门卫室前。随后好像遇见了一个老大爷,其实他并不太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报了陈浩的电话号码后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看来应该就是那个门卫室的老大爷救了他一命。

    严洛一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回忆了一遍,有事情他仍旧还是想不明白,譬如说那个黑衣人的来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填饱肚子,见陈浩睡得死沉死沉的样子严洛一不忍心叫醒他,估摸着这两天他为了找自己想必也耗费了不少精力,还是让他在这好好睡一会儿吧。

    穿上外套后严洛一将床上的被子给陈浩盖上后便走出了病房,因为之前是昏迷状态中被抬进来的所以完全搞不清方向。结果就在自己到处瞎转悠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了,“哎,你怎么自己跑出来啦?”问他话的人正是昨晚那位值班男医生。

    严洛一见此人穿戴件白大褂知道对方应该是这里的医生,面露尴尬道:“哦,我肚子饿想出来找点吃的东西。”

    “呵呵,我这儿可没啥吃的药倒是有一堆,想吃不?”谁想这男医生居然开起他玩笑来,搞得严洛一当下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原地傻笑。

    “嗐,开个玩笑别介意啊,厨房那里应该有多余的早饭我帮你问问去。”

    严洛一刚想开口婉拒只见那男医生走进一旁的办公室立即拿起打电话拨了个号码,“喂,老周啊我是小于,你那里还有多余的早饭吗哦,好好好,那我让他自己过来吧。”挂了电话后他对着严洛一笑着说道:“算你走运,厨房今天剩得还挺多,那我告诉你怎么走你就自己去吧,我不能擅自离岗。”

    “不不不,您太客气了,我其实也不怎么饿,真的。”严洛一不想白吃别人的东西里面谢绝对方的好意,谁知刚说完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噜噜大声叫唤起来。

    “你看看,你的肚子可不会骗人,其实就算你不吃厨房多出来的早饭是倒了的,与其浪费还不如拿来填肚子你说是吧。”严洛一心想那么多好吃的东西就这么被倒了也确实是有点暴殄天物,随后通过医生的指引去到了后厨。

    面对着眼前一大堆美味佳肴他酣畅淋漓地大吃了一顿,然后顺便从厨师那里探听到这个地方原来是一家高级疗养院,在红叶山上开了快十二个年头并且这里客人多数以有钱人为主。不得不认可贫穷真的会限制人的想象,一个光早饭就有鲍鱼海参粥畅吃的地方要是住一天那得多少钱,严洛一自从被那块50万的手表吓过一次后好像多少有了点免疫力,所以当他听到在这里住一个月20万起价的费用时也倒没显得特别惊讶。

    一顿饱食后严洛一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精神抖擞,最后临走时除了感谢大厨的款待之外还特地向他询问了门卫室的具体位置,想着还是应该去向那位热心肠的门卫室老大爷表示一下谢意。只是当他走到门卫室门前时却发现坐在里面的人已经不是那位老大爷,而换成了一个年纪稍轻一些的中年男人。经询问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昨晚那位老大爷姓张,专门负责在疗养院值夜班,不巧这个时间已经下班回去了。

    见不着人严洛一只好先打道回府,心想着等自己身体恢复好些再当面道谢也不迟。随后就在他快走到医务室门口时蓦地被一个急速冲出来的人影撞得脚下一个踉跄,幸好对方手快及时一把将他拉住要不然差点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他抬头一看那冲出来的人影原来是陈浩,而这时陈浩也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两人四目相接相互对望,紧接着陈浩的脸色忽然间由白变红,大声呵斥道:“你TM跑哪儿去了!”

    严洛一胳膊被猛地这么一拽不小心碰触到了手背上的伤,吃痛之余不由得眉头一皱一把将陈浩推开,抚着包扎过的手背温怒道:“靠,你还嫌我伤的不够重是吧,我好不容易逃回来你怎么——!”谁知话还没说完他就被陈浩一把抱在了怀里。

    这什么情况?!严洛一瞬间整个人都懵了,只听陈浩在他耳边轻声地说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严洛一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万万没想到这鬼见愁竟然也会有开口向人道歉的一天,这可真是活见鬼了。

    “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相信我好吗?”陈浩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温柔,温柔得让严洛一浑身起鸡皮疙瘩,“好好好,我信我信,那你别抱着我行吗,这大庭广众之下不太好看吧。”

    陈浩一怔,随后立刻松开了双手往后退了一步,其实他自己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情不自禁说出这些肉麻的话来,为了缓解气氛的尴尬他只好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戏谑道:“哟呵,我这做上司的不是得慰问慰问下属嘛,怕你会一时想不开回去后递个告退信什么的。”

    见陈浩终于回复原貌严洛一才算是松了口气,果然鬼见愁还是那个鬼见愁,他咧嘴一笑道:“放心吧,我没那么怕死,就算整个警局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不会告退的。”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就在这时陈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来电人是孟飞,这时他才忽然想起自己昨晚忘了将找到严洛一的事情通知队里。

    “喂,大飞啊,我已经找到什么?!”严洛一见陈浩听电话时脸色一沉就预感准不是什么好消息。

    “艹!这么快就来了!你想办法拖着他们我马上回来,一定不能放跑了听到了没!”陈浩促挂断电话后向着严洛一使了个眼色,“走,快跟我回局里!”

    10

    回警局的路上陈浩将自己的手机扔给了严洛一,吩咐他先打个电话给孟飞并把被季节绑架的过程大致说一下,只要有严洛一这个人证别说是郑义那小子,就连季节也别想出警局的门。

    如严洛一预料的一样,当孟飞接起电话一听到他的声音后立马高兴得语无伦次,激动了半天方才冷静下来听他把被季节软禁的经过大致交代了一遍。

    陈浩坐在驾驶座上一边开车一边听着严洛一与孟飞之间的对话,特别是当他听到季节在地下室所做的那些变态行径之后脸色就愈发难看起来,要不是怕影响严洛一和孟飞说话他早就把一肚子脏话喷出口了。

    “是季节派人来保释他的吗?”严洛一问道。

    “不是,是他自己叫来的律师。”

    “季节那儿一点动静都没有吗?”

    “我们用郑义的手机打过他电话,不过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状态,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畏罪潜逃了啊?”

    对于这个推断严洛一倒是认为可能性不大,虽说他心里认定这起连环凶案一定季节与有关,但是在有些比较关键的点上他并没掌握什么真凭实据,光凭那些变|态视频以及从郑义那里探听出的线索并不能证明他杀了人。如果说季节仅是因为非法拘禁这项罪名就要畏罪潜逃又好像有点牵强,再说郑义一直被关在警局应该不知道他已经逃了出来,除非是那个黑衣人向季节通风报信,但严洛一始终觉得那黑衣人和季节不像是一伙的,这一点才是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孟飞听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便喂了两声,还沉浸在思绪中的严洛一立刻回过神,“先别管季节,那个郑义多半是帮凶必须得留下,只要从他这里入手查一定会有线索。”

    “行呗,那还不容易,我告他一条袭警罪先把人扣着就是。”

    “好,等我们回来再从长计议。”

    挂断电话后严洛一将手机交还给了陈浩并问道:“对了,你们在酒庄的时候还搜出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陈浩稍稍回忆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当时我急着找你所以没有留意别的东西,后来发现暗门里的地下室之后就只找到了你留下的手机,然后我猜想你要么就是被带去了别处,要么就已经”考虑到后面两个字不太吉利被陈浩给直接咽了回去,继续道:“我想这个姓郑的一定知道你在哪里索性就直接把他带回局里问话,不过这个人比想象中难对付,嘴巴牢得很,即便在他身上找到你那块手表他最后也撇的干干净净。”

    说到手表严洛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惊一乍道:“你等等,说起手表我还想问你呢,你老实说你给我的那块手表哪儿弄来的?”

    “什么哪儿弄来的?瞧你紧张兮兮的还怕我偷来的啊,当然是我自己的。”

    “什么?!你自己的?自己花钱买的?”严洛一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瞅着陈浩。

    “怎么了?你这么惊讶干嘛,不就一块手表至于么。”陈浩见他盯着一块手表不依不饶地问挺纳闷的。

    “不是,你知道这表多值钱吗你就这么随便给人。”

    “哦?这表很值钱吗?我不太清楚,反正是别人送的我也用不着,与其搁那儿积灰还不如拿来派派用场。”

    “送的?谁送的?你怎么随便把别人送你的东西乱给人用。”严洛一语气中捎带着责备的意思,并且他真心为个送表的人感到不值。

    而陈浩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严洛一见他眉头微蹙便识相地闭起嘴巴,于是两人一同陷入缄默中。

    没想片刻后还是陈浩先开了口,沉声道:“这表是我继父送的。”

    听到谜底后的严洛一懊恼自己问了个不该问的问题,但出于某种好奇他还是忍不住问:“你很讨厌你继父吗?”

    陈浩轻叹道:“唉,其实他也谈不上讨不讨厌,只不过我和他之间没什么感情罢了。”

    严洛一转头看向窗外露出了一丝苦笑,“你啊,比我幸运多了,至少你还有一个惦记着你的继父。”

    这回轮到陈浩尴尬了,没想到自己无意的话竟会触及到他的伤心事,但对于严洛一的过往他却是十分好奇,“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严洛一一怔,想不到陈浩会突然问起他的家事,但既然陈浩回答了他的问题他自然也要回答陈浩的问题,便直截了当地回复道:“一场意外车祸死的。”

    陈浩意味深长的“噢”了一声,心想这小子看来真像路展国说的那样并没有怀疑过他父母的死因。

    “你为什么想来干刑警这行?又累又辛苦而且工资也不高,关键还很危险,你图什么呢?”

    严洛一笑了笑,反问道:“那你又是图什么呢?”

    “我啊,图这工作有挑战性呗,那种惩奸除恶的快感贼爽。这就是我当刑警的理由,你呢?干嘛放着安稳的活不干跑这儿来受罪?”陈浩朝严洛一得意地看了一眼,期待着他的谜底。

    “我的理由应该跟你差不多吧。”严洛一随口敷衍了过去,他当然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才的来刑警队,只不过这个理由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噢,是吗,那就好。”陈浩淡然一笑,以严洛一的脾气性格怎么可能是为了想和他一样出风头才跑来当刑警,这其中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理由。

    陈浩对严洛一的过往充斥了好奇,或者说不单单出于一种好奇更像是多了几分关心,很难想象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孩子在突然失去双亲的袭击下是怎么一个人熬过来的。

    清晨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严洛一白皙的脸庞上,让原本那张清秀淡雅的面孔映上一层浅橘色的光芒。陈浩朝着严洛一的侧脸偷偷瞥了一眼,奇怪的是这明明是一张男人的脸可不知为何他却觉得异常好看,要不是他得专心开车真想再多看两眼。

    随之,一阵莫名的悸动涌上心头,但陈浩并没有对此感到诧异。此时此刻他再不想替自己辩解什么,因为自当他看到严洛一安然无恙地躺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起,不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不想认可的事情终究还是认可了。

    没错,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这个人就是严洛一,千真万确。

    传奇捕鱼皇金渔场皇金渔场技巧耽美小说尽在传奇捕鱼皇金渔场_皇金渔场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皇金渔场技巧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皇金渔场技巧小说